登陆

明朝最成功的流言,800年都洗不清,至今还被拍成电影

admin 2019-05-14 249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武松打虎,潘金莲勾搭西门庆毒杀武大郎的故事,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,应该都很了解。

可是假设武大郎,穿越到到现在二十一世纪,看到《金瓶梅》、《水浒传》,估量将会是一副呆若木鸡,脸部抽搐的,然后要晕倒在地。由于小说里边的描绘都是以明朝小说方式,百分九十九虚拟,百分之一才实在,而这百分之一实在的部分,就仅仅武大郎、潘金莲、西门庆是真的。

估量武大郎是古代被黑的最惨的人之一了,下面咱们来看看,武大郎是怎样被流言所黑,帮他正一正名。

武植又叫武大郎,清河县武家村人, 自幼便崇文尚武, 聪明过人, 虽家境清贫, 但仍旧以发扬人类文明与才智为己任。学习成绩一直是他的自豪,学霸的标签一路陪伴着他做到了山东阳谷知县的方位。

有一天, 上学期间赞助过武植的一位同窗好友因大材小用, 家庭日渐清贫, 前来投靠武植, 想要谋个一官半职, 养家糊口。 武植一见老友, 登时有一种“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”的唏嘘感。盛情款待是免不了的,武植将就餐的地址定在了寺庙里新开的斋菜馆子里。

席间, 二人大杯小杯轮换地喝着陈年佳酿, 手里 “三星照, 四喜财, 五魁首'地划着拳, 不亦乐乎。安顿老友于宾馆 (客栈) 住下后, 武植带着醉意往家走.刚进家门便上吐下泻起来,日后几天病况非但不见好转,还有逐步恶化的趋势, 所以他只能卧床疗养,就在他 “一睁眼一闭眼之间, 半个月就过去了。

而那儿一直在等老友音讯的老乡, 眼看着自己等了这么长期“酱油”,也没收到武植承诺的一官半职,便认为 “武大郎乃利令智昏之辈”,一气之下离 “家” 出走了。

在路上, 他意外发掘出自己撰写故事的才能, 所以编写了许明朝最成功的流言,800年都洗不清,至今还被拍成电影多咒骂. 挖苦武植的小故事, 歇后语, 其特殊的思维和斐然的文采开创出一个簇新的文学派系:"诽滂派".

武友将这些精心编纂的诽谤材料,见村贴村,见店贴店,为城市(城镇)制作丑恶的“牛皮癣”,给阳谷评选“全国卫生城市”拖了后腿.在其村村说唱, 乡乡粘贴, 谣言惑众, 极尽对武植恶意中伤之能事的过程中,偶遇被武植治罪行的乡下恶少西门庆。

众所周知西门庆的忽悠是出了名的,少至幼儿,长至老妪,没有他忽悠不了的人。所以二人“强强联合”,添枝加叶,沿途传达了许多有关武植的粗鄙之词,武清官的形象也因而毁于一旦了。

武友在散谣中, 也偶然会忆起与武植的多年友情来, 也曾想过停手止谣, 但常常这时, 西门庆都会“耳提面命” 他。 谁承想, 待他回到家中, 武植不只早已派人送来了银两, 帮他修屋盖房, 置买良田。 武友这时才知晓武植绝非知恩不报, 而是不搞以权谋私那一套。

所以, 他开端疯似发的返回明朝最成功的流言,800年都洗不清,至今还被拍成电影去撕自己贴的纸条, 但悔之晚矣, 它们就像泼出的水, 再也收不回来了。武植自己倒不计较,宽恕了好朋友,却没想到流言传达超出他幻想。

之后的许多文人墨客也常因“无料可写”,而将“武清官不清”的谬论作为了资料,所谓耳食之言,三人成虎。这小故事后来被明朝”小黄书“大文人兰陵笑笑生发现,这兰陵笑笑生脑筋清奇,妙笔生辉,构思一番三下五除二写出其时的禁书《金瓶梅》,市道大受欢迎,但这么低俗的书怎样出的了台面,其时政府宣传部门就狠狠整治,惋惜忍不住市民私底下熊熊八卦之心,斗转星移,几百年来每朝每代的政府都没办法禁的住。

所以现在人们都认为巨大帅气武植是个头低矮的侏儒, 知州家的千金潘金莲是个检核的女性。无端端这样当了800年冤大头,武植脾气再好也有气啊。也许是其时就估计到今天的谣传,也许是穿越到现在发现情况不妙有穿租赁合同越回去不求。武植给自己造了个石碑。

1946年,武植的石碑被发现,碑铭清楚写着“武公讳植字田岭,童时谓大郎,暮年尊爱四老,公之夫人潘氏,名门淑媛。公先祖居晋阳郡,系殷武丁后嗣,后徙清河县孔宋庄久居。公年少殁父,与母类似,衣食难济。少时聪敏,崇文尚武,尤喜诗书;中年举进士,官拜七品,兴利除弊,清凉公明,村民聚万民伞敬之。然悠悠岁月,历历沧桑,名节无端诽谤,古墓横遭毁劫,令良士贤妇饮恨九泉,怜明朝最成功的流言,800年都洗不清,至今还被拍成电影惜武公,以示后人,是为铭记焉。”

所谓流言猛于虎,杀人于无形。我们有没有被流言中伤过的呢?

小编一直在尽力,喜爱帮助点个赞,重视一下。给小编持续写作的支撑,谢谢。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